博客,何去何从?

细细算来,我的这个博客已经建成有5年多了。写博文的热情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自己的成长慢慢越来越淡,但还是会以有一个个人博客而感到骄傲。

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现如今“微博”(这里主指内地的weibo)已经逐渐让更多的人青睐。因为她不需要自己投入资金,也不需要任何制作网站的专业技能,更主要的是她的“简”,最多只可以发表 255 个字符的内容,或者只需要直接转发其他人的内容,所以不用花很多的精力来维护。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上面分享自己的“吃喝拉撒”,以博得其他人的关注或注意。因此其中的“粉”便成了维护微博的主要目的,也成了公众人物的专用媒体。除了一些我认为很有个性的人物,如“吹神”、“楚噢”等一些人,他们不会去申请“认证”,也不允许陌生人回复,可能是为了增长神秘感,或许更主要的是他们想要自己的一些空间。

记的08年刚刚知道 Twitter 时,我们更多的是用他来做为博客的附属工具,在博客添加挂件,以来分享自己的短言论或即时信息。

但博客有一个我认为非常好的特点,在博客里我认识了如“Tan Cheng”、“lq“、”赵海峰“等等帮助过我的朋友,虽然大家没有见过面,彼此也没有太多的交流,仅仅是通过互相阅读对方的文章来了解对方的喜怒哀乐,但这种感觉很真诚。

像我这种上学时作文水平就很差的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一些自己的事,很困难,但很真诚,每一个字都用我笨拙的思维在努力的想,可能正是因为这份真诚我才在这里收获到了很多。

或许博客对我们的意义就是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滴,到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时,其他人同样可以通过互联网知道我们的曾经来过,知道我们曾经的点点滴滴。

感谢每一个帮助过我的朋友和来到这里的朋友。

借钱很难

家里盖房子,工程现急用钱(问我要3000元),我也仅剩2000元了。亲戚们没有去指望,父亲住院时就没人愿意借给我钱,现在父亲不在了,更没有什么感情了;所以只好向关系好点的朋友开口了,给的答复却都一样“没钱!”

确实,对于像我这个年纪的人,即使已经工作了,大多也是赚多少花多少,根本不会有存款。很少会有人像我这样,为了省钱走半小时以上的路程去上班,为了省钱从来不吃早饭,为了省钱每吨饭除了4.5块的面还是4.5块的面,甚至为了省钱把烟也戒了。

朋友们向我借钱时,我总是傻乎乎的报一下我的家底,对方如果给我一个还钱的期限(如:我肯某某某的时候还你钱),尽管这个还钱的期限没有任何意义,我便会把钱借出去,半年、一年也要不回来。在现在急需用钱的这种情况下,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下去。人家说没钱还,我也不能硬要,只好自己厚着脸皮去借钱了。

别人向我借钱就特别容易,我向别人借钱就如此难…?

最后,感谢一下我的好朋友刘晨军、郭伟,谢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日记一则 08年9月8日

上星期五晚上,陈润贵打电话让我星期天如果休息的话,去他那里帮他在服务器上配置一个PHP的环境,他说要做一个“QQ空间代码”的网站,我便答应了。

星期六一起床,洗漱完就坐公交车去了他那里。过去后,他大概和我说了一下他的意思,我便开始操作了。虽然这是我第一次配置PHP的运行环境,但整个配置过程还算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大的问题,全部过程用了大概1个小时左右。之后安装了织梦CMS内容管理系统,并做了一个模版(其实是仿的模板)。这一共的时间花了差不多1天的时间。

这次去他那里还认识了36DJ.com的站长,因为他们两个熟。看到人家的网站每天独立IP数都在5万以上,那个羡慕啊。

我从2004年开始接触电脑,接触互联网的,那时候就在网上申请了免费空间,并且制作了个人主页,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那些网站的数据了。如果要是从那个时间的个人网站一直做到现在,亦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儿!

相见恨晚

     我和哥哥王宵宇之间确实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相识有三年多了,不过见面的次数和时间却屈指可数。

     他这次来太原,虽不是特意来看我,但也却是他来太原的目的之一,遗憾的是我没能招待他。他永远把我当作是他的小弟弟,使我对他倍感亲切微笑 :)

     前几个月前他在我的QQ空间留言说,明年可能要结婚。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昔日那个只要我打个电话就会来看我的哥哥就要成家娶妻了,大家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尽情疯狂了。

     哥哥在离开太原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兄弟,我走了。这次有对象在不能和你好好聚聚。等下次有机会再聚吧。”不知这次离别后多长时间大家才会再见面。

在人生之中会遇到很多人,也可以结识很多朋友,但知己在你一生中又有几个呢?哥哥便是我的知己!

老土明天要过来了

老土(彭垚)刚刚告诉我明天要过来了。

他过来主要是和我谈网站的一些事儿的。他要做一个DJ的音乐网站,程序要由我来处理。拒他说他已经找到了赞助商,可以为他提供舞曲数据;要求就是要在这个网站上加入他们招聘DJ学员的广告,会给老土一定的提成。

我和老土认识时间不是很长,是通过小刘认识的。我们当时都在网吧当网管。我了解黑客还是通过小刘的,那时候老土在黑客基地认识了小刘,后来老土就从河北到了太原,我们也就认识了,他人还不错。

他是去年离开太原回老家河北的,具体是去年的时间我也忘了,只记的在走之前大家一块吃了顿饭。已经半年之多没见面了,不过我们一直通过QQ有联系。

明天他过来直不知道要怎么招待他。前些天看病钱都花完了…….

这段时间一直没心思更新日志,主要是因为个人状况,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回家了,要休息半年之久。

借钱

今天老刘和闹闹都问我借钱了,老刘借了200元,闹闹借了100元,我剩下300元,其中还有200元。这200元还要还给田经理,因为我在倒霉的五月把钱都丢了,是他借给我200元的,所以这个过几天我要还的。

刘哥以前就和我说过“不要向朋友借钱或借钱给朋友。如果朋友需要买个手机,问你借点钱,你可以拿上钱和他一块去买。你可以帮助朋友,但不要借钱给朋友。”我觉的很有道理。

可能是因为在现在已经工作了的朋友中,和我的关系要好一些,所以才会开口向我借钱。就当是这样吧……

晕了。不写了,好象我这么看重钱似的。不过朋友们都清楚,我要是看重钱就不会借给你们了,我也明白为什么你们只问我借钱……

朋友-张耀光

今天最高气温达到35度了,真是要命。

下午下班后,经理让我一块帮他把车擦了擦,后他和我说晚上一块吃饭。其实我现在很不愿意和除朋友之外的人一块吃饭,不过还是推辞不过,只好先答应了。

呵呵,说来也巧,朋友张耀光给我打电话说他现在在我这儿的门口,正好借这个理由不去吃这顿饭了。

我和张耀光儿时就在一块儿玩,初中毕业后就很少在一块了。记的小时候,我几乎每天都去他家里,关系要好的很。真怀念儿时的那些事儿…

我和张耀光现在都在太原,但不是经常见面,感觉到步入社会后各自都变了很多。他以前给我的印象就是洋务,婆婆妈妈的,一件屁大点的事如果要他来办,需要花老半天的时间。现在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应该还是很洋务。

我们俩一块去步行街吃了点烧烤,并没有讲太多话,只是互相讲了点关于现在工作的事,吃完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其实很不容易了,小时候在一个胡同里长大的朋友,隔了这么多年大家还可以在一块吃点东西,感觉很真诚。

童年的事确实值得回忆……

哥哥 王宵宇

     王宵宇,是我在大同打工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是从网上认识的,我一直叫他哥。

     上面这张照片在大同的时候一块照的,右边那个戴眼镜的帅小伙子便是我哥王宵宇。我经常翻出来看。我和他都喜欢Beyond,我们也正是因为这个同样的爱好才认识的。

     我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就是在大同,那时候经朋友介绍在一个小商品批发市场打杂,工作很是辛苦。

     我和王宵宇在我没去大同之前就认识了,那时候也提到过要见个面,不过一直没有去想这回事。我和他见面是因为我去大同的时候是晚上坐着一个去大同送货的火车去的,所以不知道怎么回去,那时候也非常想家,但有不知道怎么回去。这是我第一次出外地,所以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在这种境况下我想到了他,于是我就打电话约他见面。

     我的工作致使我自己的时间很少几乎没有,我打电话给王宵宇,让他来工作的地方找我,现在忘了当时的地方叫什么了,好像是在矿务局。打电话给他的第一次他没有能来,后来说是出差了,不过最终还是见面了。王宵宇个子不高,不过很有活力,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很亲切。

     我们两个在一起一共有差不多五次,每一次的映像都非常深刻!第一次并没有太深的交流,因为彼此都还不太熟悉;第二次他带我去我在大同的一个姐姐的家里,当时还给我买了一身衣服,很是感谢他当时对我的照顾!最让我难忘的是我来太原之后,我们并没有中断联系,他来太原看过我,这也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也有时候会打电话问候一下他。

     直到现在为止,我认为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我哥王宵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