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那些事:重修游邀村济民堡

十八罗汉佛像

十八罗汉佛像

IMG_20130227_115202

济民堡

济民堡

IMG_20130227_115211

关于济民堡,我了解的并不多,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也了解的并不多。

我只知道村里有一个庙,叫“济民堡”,坐北向南(市三级文物保护单位)。庙的四周是由土堆积成的土墙,我们称之为“堡墙”,在堡墙的东南角有一座钟鼓楼,上面挂着一个1人高的大钟。在堡墙的南面是一个很大的拱门,由石头堆砌面成,大概有4米左右深。距拱门大概30米左右,西面是一座殿(大概就是千佛殿),有三间房大小,东面是戏台;在往里走20米左右,东面就是黄堂殿,中间是关帝庙,西面好像也是一座殿。

记的小时候,我们去堡内玩耍,从一进庙门西面那座千佛殿的破窗子口可以看到里面很杂乱的堆着很多东西,在殿里的西面,放着很多佛像,大部分佛像的头已经不在了,可能是被盗走了,只剩下无头的佛身,小时候看着特别害怕。现在已经用砖块把那个窗户给堵上了,看不到里面还有没有佛像。并排东面的戏台,墙上有5、6个窗户口,小时候我们会在戏台上玩耍,坐在窗户口上抽烟;现在这个戏台已经塌了,去年村里用彩钢搭建了一个台子。

戏台正对着就是黄堂殿,殿内正中就是黄堂爷,我后来了解到这是战国时期的尹铎(赵鞅的家臣),至于为什么会在主殿供奉,就不知道了。在左右有2个站立的佛像,左边是一个文丞,一手拿笔,一手拿书;右边是一个武将,一手拿刀,一手拎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小时候都不敢看)。但在2000年时,这个殿着了大火,殿内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现在的黄堂殿是之后重修的,虽然是古建筑结构,但是距今也只有10多年的时间。

在黄堂殿西面紧挨着的是关帝庙,从小就没见过这里有佛像,但是台阶相对其他殿要高很多,现在也已经重修了。

在关帝庙西面也可能是一个殿,但我记忆中一直是很破的,墙也倒塌了好几处。

今年开始,村里有人带着要对这些建筑进行重修,美其名曰:“弘扬历史文化打造旅游精品,继承我村优秀的历史遗产”。也不能说劳民伤财,但是意义大吗?以前一直没有人管理,没有人看护,才造成了现在的大部分已经倒塌。现在修复了会给村民带来什么好处,大部分家乡人是很关注家乡的发展建设的,但是重修这些庙,国家给予的支持是什么,重修后给村民带来的是什么?

村里贴的公告可以看到,村里每人出资30元,大概能集资到7万元左右,但今天有人来我家集资,说大部分人是给的100元,要给多少呢看自己能力。

对于这些款项是否能够公开,我想这是很多村民都想了解的,我也很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建设好,希望不要只是鼓了部分人的腰包。

日记一则 10年5月1日

感谢朋友们对我的关心。

房子已经上了梁了。原本打算只上梁就打算完工,但如果以后再动工的话会有很多麻烦,农村里有些事情很复杂,也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花销,所以想要尽量把房子盖好,能够住人就可以了,不需装潢。

昨天把安装铝合金门窗的活计揽了出去。原本打算想要装平开窗,但考虑到平开窗开扇有限制,便定了装抽拉窗,中空玻璃的那种,每平方米是225元。颜色是白色的,现在又考虑到怕褪色,又不愿意安了,但是已经交了1000元的订金。其实不是很愿意让现在的这家做,据了解,这家做出来的质量不是特别好,等再和那边商议看吧。如果有懂铝合金的朋友给我点参考:)

这段时间白天有很多杂乱的事情要做,晚上会用来学习j2me,j2me了解完后会再去了解一下j2ee,反正趁着不能出去打工的机会狠狠的学习吧。

日记一则 10年3月27日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更新博客了,有很多朋友关切的发来信息问候,在此感谢朋友们对我的关心!

2010年年初就开始忙着盖房子了,后天就准备开始垒墙,这两天每天都很累,所以晚上除了看看电影,不会做其他事。至于为什么盖房子?我相信一直关注我的朋友应该会有所了解。父亲在去世时把砖和钢筋都买下了,就是为了把家里的土房重建了,但父亲不幸去世了。砖和钢筋都不能放的时间太长,怕有损耗,因此,盖房子成了我今年必须完的一件事。

盖房子需要花多少钱呢?我家从北至南是18.2米,房子的内径准备盖5.5米,一共是4间房,2套家。垒墙和打顶用水泥、石粉和砂子。具体多少钱我并不清楚,而且我也并没有太多的钱。听一些长辈说,只把房子建成来,不装修、不贴瓷砖之类的,差不多要花15000左右。我现在手头上也只有不到5000块钱,借出去有8000多块。可能的话我再问朋友或者亲戚借点,或者盖房子所需的工钱可以暂时欠一部分,眼下只能这样。而且借出去的钱也不好要,有个同学问我借了2800多元,但我现在联系不上他。年初时给他去过一次电话,他说钱可以马上还上,但现在还没有任何音信。听和他在一起的朋友说,一直躲着我……

PS:谷歌真的退出中国了,今天才发现,访问www.gogole.cn时会自动跳转到www.google.com.hk,可见谷歌中国已经将服务器迁至香港了,很庆幸中国用户还可以继续访问。更详细的情况可见“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

六月瓜香

六月初,就有不同品种的香瓜上市了,不由嘴馋,便想起了家乡的香瓜,勾起了儿时不少的回忆。

儿时,每年总盼望着六月的到来,到了六月末地里的香瓜便都熟了,满村子漂着都是瓜的香味。自打母亲走后,家里便没再种过瓜,亲戚会给送点,不过要等到香瓜都卖的差不多,才挑卖不出去的送来。不过终归是在农村,地里多的是,实在嘴馋的不行,便去地里“偷”几个来解馋。

每年到了这里时候,我便会和张晋凯去他地里看瓜,坐在地头,满地里的瓜随便吃。我也好吃这东西,每次去了地里总是先吃个够,瓜籽都舍不得吐出来,然后就躺在地头品味着这满口的瓜香,好不快活。

前段时间我曾打电话问姐姐地里的瓜何时能熟,也好回去吃个够。姐姐也知道我嘴馋的厉害,前天便发来短信催我和妹妹一块回去吃瓜。不过妹妹刚去美容院,实在不好请假,所以我便没有回去。

好香,老远就闻到从家乡漂来的瓜香,终归还是家乡的瓜更香、更甜,夹杂着儿时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