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之垒旺火

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中国民俗传统节日。

元宵节习俗在全国各地也不尽相同,我们这里元宵节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垒旺火”!以此来祝愿新的一年“旺气冲天”。

之所以写篇文章的原因是因为今天一整天下雪,村里的街上都没有一堆旺火,所以回味一下垒旺火的美好回忆!

儿时,元宵节是我们最开心的节日之一,左邻右舍的人们聚集到一堆旺火前,放鞭炮、烤“元宝(形状像元宝的面食)”。

旺火是我和一条巷子里的儿时的玩伴垒的!

正月十五下午4点左右,我和玩伴便去邻居家里“借炭”。我们去取炭时并不会去找大人,只是到各家的炭窑子里偷一两块就往出跑,可能那时候太顽皮了!记得有一年,我们还拿着捡来的破盆子,挨家挨户的在大门口一边敲打,一边偷炭!

炭准备好了,我们便开始垒了。

首先用小块的炭在顶层垒成一个大的圆形,然后将一些柴火和木块放到圈内,然后在垒第二层……直至垒成一个锥形,然后再在顶部放一块大的炭块。这样旺火就垒好了。

旺火垒好后,太阳也已经落山了。

这时旺火旁已经聚集了左邻右舍的叔叔阿姨们,人们都把各家的鞭炮和“元宝”拿出来,将各家的“元宝”和“毛篮(这个读音,但不肯定是这两个字)”放到旺火上烤干,开始享受“旺气”。

注:“元宝”和“毛篮”分别是样子像元宝和篮子的面食,春节前每家都会做,“元宝”是男孩子吃的,“毛篮”是女孩子吃的,而且必须正月十五这天用火烤过后才可以吃。这是我们村的节俗。

2010年人口普查,妹妹的户口有了着落

父亲在世时虽然缴了罚款,但出于种种顾虑,一直没有给妹妹办理落户手续。妹妹的户口也是父亲过世后我一直很头疼的一件事。父亲去世后不久,我在一个很少开户的柜子里翻到了妹妹的出生证明,便多次到村委会询问办理落户的情况,但村委会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理,便一直拖到现在。

前几天听村里的广播吆喝:1月12日要进行人口普查,没有办理户口的在5号到10号去大队进行登记。之前听一些朋友说人口普查时办理落户手续很好办理,还可能不收费,所以也想趋着这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给妹妹把户口办理了,便拿着出生证明去大队进行了登记。今天我又去大队询问具体情况,副村长说缴了罚款便可以办理了,我可以直接到董村(镇)派出所去办理手续。村里人都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村长便开了一个证明,希望可以少收些罚款。

下午2点左右我便带着户口薄、妹妹的出生证明和大队开的证明赶到了镇里面。到了派出所已经3点了,可是派出所的大门还是紧锁着,一直等到4点派出所才开始工作。给办理落户手续的是董村镇派出所的所长,我把证明和资料交上去后,他又打电话向村长证实了一下情况。然后对我说:“可以办理,但要缴罚款(我想这个罚款可能是社会抚养费),每年60元,1995年出生到现在应该缴900多元的罚款。”,我向所长说了一下我的家庭困难,是否可以减少一些,他说可以,问我身上拿了多少钱。我当时一共拿的1000元,姐姐说1000左右就办了吧,但我当时肯定说多少他要多少,所以我便告诉他我没带钱,是先过来问一下看合适不合适。所以后来又告诉我可以收700元,我便假装回去取钱。

回家的路上看到郭伟(我的好朋友)在家,便去他家里坐了坐,和他说了我来办户口的事情。他爸爸认识的人多,所以他就让他爸爸和我一块去看能不能再少罚一些钱。我和郭伟爸爸到了派出所后,他爸给了所长一盒烟,示意所长再少要一些罚款。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长说可以收600元。跟政府的人打交道,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了,不像菜市场买菜,可以讨价还价,我们也便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定下600元了。

缴了钱后,很快所长便示意电脑操作员将妹妹的户口录入了“人口档案管理系统”,2分钟后,妹妹的户口便办理好了。

拿到妹妹的户口,心里很高兴,一件让我头疼的事情终于办完了。不过也很心疼花了的钱,对于我现在的情况来说600块钱也不是小数目。不过事情终于办成了,花钱也就花了吧,国情就是这样。

在政府部门工作真好,有头、有脸、有钱赚!